政策真空期

2019-10-07 09:26栏目:金沙农业

收储政策取消后,最大的受益者是棉纺企业。但对于我省植棉农民来说,则遇上了既缺少了收储政策托底,又享受不到目标价格补贴的“政策真空期”。

“‘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在植棉面积占全国30%的新疆启动,这表明起码在今年,其他地区植棉者收入将完全取决于市场。”省棉花协会副秘书长吴海芳说。

无棣县柳堡镇杨家村的杨文营种了300亩棉田,眼下正在准备播种。他说,当地种棉花最大的问题是多数环节还靠人工,种一亩棉花要费20多个工日,比种两季粮食用工还要多,成本高质量还不好,加上流转土地费用,有收储价托底时也算不出账来,“要是价格再跌,真不敢种了。”

我省棉花种植水平不仅与国外大农场没法比,就是比新疆也落后了。新疆很多地方棉花机采率已经超过50%,而我省1%还不到。省棉技站站长赵洪亮告诉记者,这些年我省棉花种植面积一直在下降,去年是1009.2万亩,比前年少了20多万亩。今年我省目标是力争稳定在900万亩以上,但很不乐观,棉农植棉意愿已降至冰点。“今年不少棉农把土地、种子都准备好了不得不种,如果到收获时亏本,明年就更难说了。”

德州棉花协会的马俊凯预计,今年我省棉花面积将下降15%以上,如果明年我省不实行种棉直补,棉花面积将大幅下降30%以上。实际上我省棉纺织企业众多,需要大量的棉花供应,东营、滨州等地的大面积盐碱地也比较适合种植棉花,其他作物很难生长。

赵洪亮表示,我省会争取早点列入棉花目标补贴试点省份。棉农也要因地制宜植棉,只在适宜棉花生长的地块种植棉花;要选择高产优质品种,提高棉花产量;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引入机械化生产,减少用工;与纺织企业和大型农场合作,实行订单式生产,确保棉花的销售出路。

据了解,我省省财政支持棉花项目也已正式启动。该项目主要是推动抗虫棉超高产模式化栽培技术和棉花轻简化生产关键技术的推广应用,核心区面积32万亩,以此提高棉花单产,降低棉花生产成本,提高棉花生产的规模化、机械化、组织化水平。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在线发布于金沙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政策真空期